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最新资讯 >

《The Actuary》 | 与SOA正精算师面对面谈话—关于她的精算之路

The Actuary》杂志对SOA正精算师Ashlee Mouton Borcan女士进行了采访。Ashlee分享了她从事精算职业的历程和相关从业经验。在采访对话中,Ashlee所谈到的有关补充医疗和精算职业的内容十分有趣,在此与读者分享,希望为相关从业人员提供有益的参考和帮助。


访谈嘉宾:Ashlee Mouton Borcan (FSA, MAAA),明德精算咨询公司(Milliman)首席精算师、顾问精算师

来源:The Actuary》杂

图片来源:《The Actuary》杂志




1


你为什么要当精算师?


我之所以选择成为精算师是因为我觉得我能做好这个职业,而且做精算师似乎很有意思。我上学时数学很好,但我并不喜欢数学。验算简直是我生命中的克星,我不喜欢验算别人已经算出的东西。我喜欢金融课,金融是将未来预测、人类行为和定量分析融合在一起的有趣学科,但总是有点太容易了。将这两个专业结合在一起学才是我需要参与且感兴趣的挑战。


我知道精算师考试很难,所以我取得了精算学和金融学双学位,我原本想,假如做不好精算师,还可以回去做金融。幸运的是,情况并非如此。



2


为什么你决定留在补充医疗保险

这个利基市场?


我之所以对补充医疗保险感兴趣是因为它对消费者的帮助非常大。在被保险人发生医疗费用时,常见主要医疗保险是向医院支付保险金;而补充医疗保险则不同,它直接向保单持有者支付保险金,支付某些医疗相关费用。这笔钱不需要支付给医院,被保险人可以随意使用。


如果他们因疾病而丧失劳动能力,就可以用这笔钱偿还住房贷款,甚至购买食品和生活用品。这笔钱还可以支撑家人跟工作单位请假去照顾患病的被保险人。目前关于医疗保险的讨论主要集中在医疗费用上,而忽略了其它与重病相关的所有非医疗支出。医疗保险免赔额随着时间推移而逐渐提高,这时补充医疗保险对于消费者来说变得更有价值,我们的工作因而变得更加重要。



3


在你的工作中最有趣和/或

最有价值的地方是什么?


在我工作中最有价值的地方是帮助人们专心康复,而不是被财务问题分心和困扰。有时我们会迷失在工作细节中,当处理数据时,很容易忘记数据背后的人。我喜欢听客户讲收到感谢信或代理人获得拥抱的故事,支付的保险金挽救了某一个家庭或者支持了一位母亲远道飞来亲自给孩子做护理,这都让我发自内心的高兴。我知道,我们开发的产品是真的在帮助有需要的人,也正是这一点让我们感到工作如此重要。


几年前,当我的儿子出生时,我在医院里有一段奇怪的经历。在儿子出生的那天,一名医院工作人员来到我的病房,静静地等候探望人员的离开。一旦有明确的讲话时机,她就马上问我如何支付住院费。我有一份5000美元的高免赔额保险,而且知道住院生孩子要支付一笔费用,但令我当场震惊的是,当我还在住院并且我的儿子出生还不到24小时,就被直接要求交费。我准备给她信用卡,但我还忍不住告诉她,她所从事的工作一定非常糟糕。她说,产科病房收缴医疗费实际上很容易了,因为刚刚做父母的人一般都知道生孩子要有费用支出,并有时间准备。她告诉我,最糟糕的是心外病房,患者经常是意外入院治疗。我甚至无法想象坐在病床上,刚从心脏病发作中康复过来,就被问“你今天打算如何缴费?”我只要想起这件事就厌烦。我们制定的每项补充医疗保障都能帮助人们解决这个问题。



4


在医疗保险领域是否存在精算师

目前没有参与但你认为他们应该参与的地方?


我愿意看到更多的精算师担任高级领导角色。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认为我们需要努力拓展我们的形象,超越我们当前的刻板印象。我也希望能看到更多精算师参与公共政策。最近,有许多重大新闻事件都是与精算密切相关:医疗保障、Medicare(美国联邦医疗保险)、Medicaid(美国联邦医疗补助)和社会保障。我是通过精算圈子的朋友听到精算界对这些问题的看法,但我认为类似的分析评论还是不够多,不足以引起主流媒体的关注。


5


你如何看待精算行业的发展变化,

当下的精算师应该做哪些准备?


精算师喜欢有价值的数据,数据越多,我们越高兴。这一直是补充医疗保险领域的一个问题,因为有价值的数据很难搞到,除非你已经入行多年。我希望能够获得更好、更快的数据,这将有助于我们更加自如地化解风险,并覆盖更广泛的被保险人群。


不幸地是,我们需要走完一个很大的学习曲线,涉及许多我们需要掌握的新工具,为了理解并正确使用新信息,精算师需要提升和拓展职业技能,这对于还要面临多年考试的精算学生来说难度特别大,而增加更多学习材料的想法可能令人非常沮丧。


每年精算工作都有越来越多的计算机学元素,创新和发展的速度比我们通常经历的都要快得多。掌握多种技能一直是必备条件,特别在当今,尤为必要。精算师一直都是“在职学习者”,我们必须采纳“每年都要学习新技能,直到退休为止”的观念。


6


客户对精算师最大的误解是什么?


我该从哪里说起呢?关于我们是如何不善交际和书呆子的笑话非常多。如果跳过这类笑话,那么最大的误解可能就是每个精算师只会做一件事。坦率地说,这个误解因类似下面这句精算师对话而被永久化:


鲍勃:“哦,你是精算师?我认识的精算师不多!我可以问你一个寿险问题吗?”


性格外向的精算师(一边盯着鲍勃的鞋子):“不行,我是做医疗保险的,不要问我寿险事情。”


我们太快地将自己限制在自身专业领域,以至于忘记我们的职业技能有着广泛的应用领域,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情。教育体制要求我们掌握许多不同领域的基本知识。我确实不做社保,但我仍然可以围绕社会保障话题展开有见解的对话。我不做意外险,但我仍然掌握基本知识。


我们太快地将自己局限在一个小框框内,甚至只在精算圈子内,以至于大多数人认为我们的能力范围非常狭窄,使得精算师很难在非传统领域谋求发展。如果我们期望世界将我们视为不同领域的专家,我们就必须停止自我限制。


7

对职业规划考虑精算师的人

你有什么建议?


这是一个令人惊羡的职业,但成为精算师很难,有时惊人的难!在考试通关过程中,你需要找到自己的学习热情所在并真正接受它。说实话,我当时真的不喜欢主修精算学,考试既难又费时,尽管我了解做日常工作的重要性,但我还是想做更有大局观的策略谋划。我曾畅想与客户一起深入探讨问题和挑战,但我知道,提供有价值的战略需要有非常牢固的知识基础。所以,我努力学习,积极备考,认真应试。我在办公室学到了我能学到的一切,成就了今天的我——一名成功的顾问。


学生时代初期某些时候真的很难。他们要考试,有时听不明白导师传授的知识,有时无法找到答案,感到真的迷失了。困难和迷茫时期每个人都会经历,但如果你坚持不懈,你将在不知不觉间成为领导者和导师,成为帮助利益相关者并教导下一代的人,没有什么比这更有意义了。



8

你为什么认为在这个行业志愿服务很重要?


这与我特别烦恼的事情有关,与其抱怨,不如做点什么。你可能知道,补充医疗保险精算师的从业人数不是很多。大约七八年前,当我要参加专业会议时,我就会感到非常沮丧。当时真的没有与我有关的继续教育课程。此外,会场上没有补充医疗保险的专场会议,我的同行们都分散在各种不同的分会场上,彼此之间交流沟通非常困难。与其抱怨,不如行动,我决定做志愿服务,并尝试改变一切。经过数年的努力,现在我们有了北美精算师协会(SOA)估值精算研讨会医疗保险专题会议和SOA医疗保险会议补充医疗保险专题会议,以及SOA、LIMRA和LOMA联合主办的补充医疗保险、伤残保险(DI)和长期护理保险(LTC)专题会议。


这些活动对行业来说是非常宝贵的学习交流机会,我真心相信,通过参加这些活动,补充医疗保险精算师可以帮助更多的人。如果没有我当初的自告奋勇,我们可能还会停止在原地,实现今天的目标可能会花费更多的时间。志愿服务是促进行业发展的一种方式,如果你想要改变,那么你就有机会将其变为现实。


9


你的工作热情来自哪里?


毫无疑问,是人——与我共事的人、我服务的客户和我们帮助的人。我有一些最优秀的同事,我无法想象没有他们工作会怎样。当我遇到困难时,我会想起得到我帮助的人,为了他们,我付出的一切都值得。